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» 首页栏目» 学生培养

首都师范大学义工社团2011年第四次活动小结

【活动名称】:首都师范大学义工社团2011年第四次活动
【活动时间】:2011年3月19日
【活动地点】:海淀区玉福敬老院
【活动负责人】:侯美羽
【活动报名人数】:4(侯美羽 钟情 王诗雨 裴利)
【实际参加人数】:4
【迟到人数】:3(侯美羽 钟情 王诗雨 裴利)

【小结正文】:


侯美羽——
        今天的活动地点是玉福敬老院,是同联盟一起活动,学到很多。作为带队人,自己的身份不仅仅只是个想参与活动的普通义工,更多的是一个领导者、协调者。我可以和老人们有交流,但是,我更为重要的任务是调动每位同学的积极性,让他们参与到活动中。
        老人们今天都很开心,是因为人多吧。大家陪着他们说说话,折折纸。有心灵手巧的义工折的小纸篮非常漂亮,也有不太手巧的同学跟着大家一起学。在后院里,大家晒着太阳,玩着丢手绢,不亦乐乎(*^__^*) 嘻嘻……
        第一次参加活动的同学提到说,自己有些不知道怎么和老人们交流。我想,大家其实把老人们当做自己的爷爷奶奶们就好,和他们说说话。多多参加几次活动,感觉就会好一些了。
        最后,我想向社团里的男同学们发出邀请,男生们要多多参加咱们的活动啊!总之呢,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,希望能在今后的活动中,多多看见大家的身影O(∩_∩)O
 
 
王诗雨——
        今天是第一次参加首师大义工的活动,是去玉福敬老院陪老人们聊聊天,和他们一起做做游戏。一到那儿,就有个阿姨拉着我坐下,她周围好多志愿者,把她给乐得。老人们都很可爱,很慈祥,看到他们,就想起了自己的外婆。很羡慕其他志愿者,可以和老人们玩得那么high。那样和谐的话面,深深触动了我。老人们很可爱,也有调皮的一面。有个阿姨好爱干净,总是会把地上的垃圾捡起来放到一边。还有一个智障阿姨,就像小孩子一样,跟她玩的时候她笑得很开心,我很高兴我可以给她带去欢笑。但还是感觉自己做得不是很好,有点拘束,不知道要和老人们聊什么,怕惹他们伤心。
        老人们也是社会弱势群体的一部分,敬老院的他们更是,没有子女在身边,一定很孤独吧。我想我要学得更多,让后给他们带去更多的温暖和快乐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裴利——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今天,在学校义工组织的邀请下,我有幸参观了海淀区的敬老院。虽然小学时也去敬老院文艺汇演过,那时天真地以为自己算是真正到过敬老院的。可这次的活动,却是让我对敬老院这个地方有了真正的理解和感情。
        小时候的我们,哪里懂得老人内心真正的孤独。看着他们聚在一块,被我们的表演深深地吸引,望着他们嘴角的弧纹,我们内心油然而生是一种自豪感,一种别人替代不了的。去老人屋里做家务,帮他们梳头,和他们聊天,还有专业的录像师录像,临走时还会带上一大包他们送的糖果,那时以为敬老院就是老人的天堂,可以在那里有吃有喝,还会有人陪你玩。可直到今天,我才感受到了真正的敬老院!
        我们先到的是前院,那里有许多老人聚在一起,由于迟到的缘故,等我们到时,屋里已经很热闹了。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四周,我们就被热心的阿姨拉下来坐着了。旁边坐着的奶奶很高兴,跟我握手,帮我捂热冰凉的手心,拉着我和她照了好多好多的照片。可是奶奶说话不知怎么的,有点听不清,从她不厌其烦的解说中,我知道了她家在本地,有三个孩子。说这些时,老人透露着满满的骄傲,或许这就是一个母亲的自豪,无论自己的孩子怎样对待自己······奶奶还说,她喜欢那个男孩的包,可是她没有,让我下回买一个给她。望着她满怀希望的眼睛,我感觉自己正将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珠摔向地面,不敢轻易地做承诺,我怕我带去的是更大的伤痛。
        在前院呆了一会就该去后院了。临走时,阿姨拉着我们不放的情景,把我们所有人都逗乐了,最后,我们拉着阿姨一块儿去了后院。到后院时,总感觉怪怪的,他们的表情,他们的行为,后来知道了,那里是精神康复中心。在后院里,我们回到了童年,和他们玩皮球,丢手绢,吹气球,跳兔子舞,没有任何的压力与疲惫,有的只是舒心和开怀,和他们单纯无邪的在一起!与他们玩耍,我觉得自己才是老人,精神体力倒不如他们。这期间,有个男孩走过来跟我说,我要和姐姐玩,当时我确是有点呆了,我不敢相信,大好年华的他,难道要一直在这里呆着?
        他们的吃饭时间到了,我们也该走了,男孩走过来很坚定地跟我说:“姐姐,你下个星期一定要来。”除了男孩的话语,我再没有了道别。是的,他们是智障,但他们也有感情,我们也不是没有不舍,只是那份感情深藏心底!
        下个星期,下下个星期,明年,明年的明年,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再见······
 
 
钟情——
        今天我是自告奋勇写小结,也是第一次。
        四个人参加,两位新人。
         新人第一次参加活动,过后总是会说不知道跟老人说什么,这是普遍现象,所以新人们不必挂怀,不必觉得自己第一次表现不尽如意而失望,重要的是多参加几次活动,之后必能熟能生巧。
        我今天迟到了,一进屋子,好热闹,几乎是一屋子的人,还有一些人进了正门的那个房间跟敬老院的人们聊天去了。我跟联盟的负责人打了个招呼,径自就去了佳佳的房间,因为我带了上次答应给她带的东西。结果一进佳佳的房间,只有她的宿友、另外一个老人在房间里。老人开始跟我唠嗑。细节部分省略。过后由此而生的最大感想是,老人孤独,老人需要一个能倾诉的人,老人有被家人遗弃的感觉。这位奶奶不断的重复自己没有家了,语气平静。我听着,觉得悲哀,不知如何安慰,因为老人的观念是固执偏见的,但是,却是真切的感觉。既然他们的家给了他们失望,那我们,就尽量给他们生起一些希望吧!
        这次联盟人多,我估计加上我们义工社,有二三十个吧。人很多。然而,我觉得如何分配人员是一个问题。屋子小,人挤,“赋闲”的人好似不少了。一个屋子坐的老人估计还不如联盟人的三分之一多。我想,能不能一旦人去得多,就稍微灵活地分配人员,比如说二十个人去了,十个人留在前院,十个人马上分配到后院。时间与空间是分开的,而人员一旦分开,就没有时间的差别了。
        有些老人好静,呆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,然而,这并不代表他们喜欢孤独。他们需要一个人陪陪,说说话,倾诉倾诉,笑一笑。一个孤单的老人,一个人的时候,多半是笑不出来的。笑一笑,十年少,哭一哭,黄脸婆。呵呵,说笑一下。如果联盟的某些人常去,我倒是觉得一个人可以与少数的专门的老人建立长久的感情,人多了,很多老人便都有的牵挂,也有了被人念想的欣慰。与敬老院的人们互动的时候,我们不应该扎堆,而应该分散到房间里去,一个房间一个人,不多不少。每一次新人都比非新人多,这不是个小问题。老人们喜欢与他们有固定长久关系的人,若是将人员分散,联盟的人也更容易与老人建立感情,于是来的次数也会多了。我觉得,一个联盟的凝聚力不仅在于联盟本身的魅力,不仅在于联盟成员之间的关系,不仅在于多聚几次餐,多游览几次颐和园,还有一点重要的是与我们帮助的对象建立深厚的感情,这样就不叫做忘本了。
        还有一点,我觉得,至少是这几次去玉福,联盟那边的负责人都是马丽丽。每次都是她。我想,为何不有意多培养几个负责人呢?我是这样想的,负责人可以在每一次活动过后,找几个已经参加过几次活动的人,或者甚至是新人,来培养他们当负责人。因为我觉得,第一这样可以增加他们的责任心,第二,一旦肩负起责任,一切困难和胆怯都可以克服的,第三,人的潜力很大。或者,我们可以想想另外的办法。
        最后一点,我不知道这个八点五十的时间是如何规定的。是否一定要给老人两个小时的充足时间呢?我觉得,良乡那边是有点偏远,而活动办不起来,一个原因是有过活动经验的大二大三大四的人都在这边,没有人领导那边,还有一个比较次要的原因是时间问题吧。能不能退一步呢?为何非得将时间限制在八点五十?对于我提出的时间的改革问题,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,就是早上很困,有些人愿意去参加活动,但就是觉得时间太早了,如果稍微推迟一点,说不定会有更大的志愿者来源。到时候来的人多,人员就更好分配了,前院后院的活动可以一起推进,这样与老人们玩的时间也不会比之前少。
        不知我提的这个意见是否幼稚,不过还是战战兢兢的提出来了。
        说了很多,啰七八索,见谅。